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校园春色  »  [绿城春风红杏开之评先进](03)[作者:咆哮太阳]
[绿城春风红杏开之评先进](03)[作者:咆哮太阳]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1368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 同学会
 
  不知不觉,白枝大学毕业也快两年了,大学同学毕业后也是各奔东西,基本 都找到工作稳定了下来,而且还有一部分同学早已经结婚生子,同学之间很少碰 面,只是在QQ群里聊聊天,互相问候一下,都是面上的客套话,同学之间也逐 渐有些疏远。
 
  身为大学班长的关西,在学校时跟白枝特别谈的来,两个人兴趣爱好都相同, 而且关西身材魁梧高大,性格阳光,在同学中很有人缘,是大学女生当中公认的 白马王子。
 
  白枝跟关西在学校时,同学们一度认为他们在谈恋爱,其实不然,白枝由于 长的漂亮,早早就被同班的一个富二代大伟追到手了,并被他破了处。关西由于 家庭经济较差,大学期间一直没有谈恋爱,让很多的女同学叹息不已,很多美女 都想去倒贴,但关西只想在大学学点东西,争取找个好工作,早日帮家中减轻一 下负担。
 
  虽说白枝跟关西没有谈恋爱,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其实比普通朋友更进了一 层。在白枝大学三年级的时候,白枝的初恋男友大伟又看上了临班的一个女孩子, 渐渐疏远了白枝,令白枝很苦恼,尤其是有一次,大伟将白枝灌醉后开房,自己 跟白枝打完一炮后又跑出去找新认识的女友,然后大伟又叫来自己的跟班,把白 枝送给他,要不是当时这个猥琐的同学太紧张,鸡巴没硬起来,白枝肯定会被他 强上了。虽说这个同学没干到白枝,但是白枝全身还是让他给亲了个遍。 
  从这件事后,白枝跟大伟彻底分开了,而且相当长一段时间,白枝一直都很 消沉,幸亏关西在她身边,安慰她、关心她,她才走出了阴影,开始了她大学时 期的第二段恋情。
 
  白枝也知道关西的情况,知道他不会在上学期间谈恋爱,就把他当作了自己 无话不谈的男闺蜜,而且在关西生日那天,白枝单独跟关西出去庆祝他的生日, 两人喝了点酒后,白枝向关西又倾诉起自己的苦恼,在得到关西的安慰开导后, 主动投入关西的怀抱,两个人发生了关系。
 
  但他们都清楚,他们之间不可能,所以两人就一直保持着这种关系,将性爱 当作两人之间排除寂寞的方式,一直到毕业后各奔东西。
 
  关西毕业后,没有辜负自己在学校的努力,很快找到了一家相当不错的外企, 并且一年之内就被提升为销售经理,薪水相当可观。虽然毕业后关西也找过几次 白枝,因为两人在异地工作,而且都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见面后两人就只是做 做爱,聊聊天。
 
  毕业后,关西看同学们之间的感情日渐淡薄,他想自己在学校是班长,应该 组织一次同学聚会,加深一下感情,毕竟在网上交流,总感觉缺点什么。 
  关西在同学群中提出聚会的提议后,很快得到了不少同学的支持,于是,同 学聚会地点就被定在了相对居中的W市,也就是白枝所在的城市。
 
  清风知道白枝的同学聚会后,也非常支持,由于地点定在本市,清风自然少 不了帮着订酒店,订客房。
 
  很快到了白枝同学聚会的日子,关西由于是组织者,也提前一天赶到W市, 筹备一下同学聚会的事情。
 
  关西赶到W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白枝请了半天假,亲自到车站去接关西, 两个人碰面后,直接开车到了酒店,看看酒店的环境,安排一下第二天聚会的事 情。
 
  安排完酒店的事情后,白枝原来打算让清风一起陪关西吃饭的,但是清风却 是让他的同事给拽走了,这样就只能自己陪关西了,于是白枝跟关西一起,找了 一家她跟清风经常去的餐馆,找了一个两人的情侣座,点了点东西,边吃边聊起 来。
 
  由于两人关系微妙,吃饭之间少不了一些亲昵的动作。
 
  「小枝,听说你快结婚了,什么时候结婚啊?到时候我可一定要来为你祝贺。」 
  「大约半个月后吧,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我可是你的小学妹,你不来我就 不认你这个哥哥了。」白枝调皮的说着。
 
  「那肯定要来,再忙我也要来啊。对了,我还没见过妹夫呢,他怎么样?」 关西问。
 
  「清风对我可好了,对我百依百顺,我现在已经很知足了,能找到这个好老 公。就是……」白枝其实想说清风什么都好,就是鸡巴小一点,不能满足自己, 但是话到了嘴边又羞于说出口。
 
  「怎么?还有什么问题吗?说出来看看,我能不能帮上忙。」关西关心的问。 
  「讨厌!不理你了!」白枝的脸更红了。
 
  关西被白枝弄的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于是尴尬的拿起桌上的 红酒跟白枝碰了一下杯子。
 
  两人边喝边聊,不一会儿,白枝的小脸就已经绯红,就好似一朵娇滴滴的玫 瑰花,让关西爱怜不已。
 
  关西抓过白枝的小手,轻轻的抚摸着,眼睛深情的看着白枝,「你真是个小 妖精,每次见到你,我就非常开心,你是我这辈子遇到的最美丽的女人。」 
  「那你老婆呢?孩子都有了还不在家安心呆着,还来调戏别人的女朋友。」 白枝很享受手被关西抓着,边被他摸着手,边调侃道。
 
  「要不是家命难违,我才不那么早结婚。你也知道,农村人就这样,老人都 想早上抱孙子,所以我就随便找了个结婚喽。」关西无奈的说着。
 
  「嫂子也不错,很贤惠,还给你生了个胖小子,知足吧。」
 
  「那倒也是,小月其实挺好的,对我没的说,对老人对这个家也没的说,确 实是贤妻良母型的。」
 
  「那你还惦记着我?男人都这德行,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白枝有点吃 味。
 
  「谁让你这么漂亮,男人见了你都会忍不住的。」
 
  「就知道说好听的,估计回家就把我忘了,毕业两年了,就来看过我两三次!」 白枝鼓着小嘴,埋怨着关西。
 
  「呵呵,你不是有男朋友嘛!我来多了怕影响你们两口子感情啊。这么盼我 来,是不是你男朋友满足不了你啊?」关西调戏着白枝。
 
  白枝被关西说中了心事,脸上不由得一红,嘴里小声嘀咕着:「哪有啊,挺 好。」
 
  关西看到白枝的表情,心中顿时就明白了,肯定白枝的男朋友满足不了她, 心中不由暗暗高兴,接着兴奋的跟白枝说,「小枝,我已经升任公司的大区经理, 正好负责你们W市的业务,以后我就可以经常来看你了,每个月怎么也会来三两 次的。」
 
  「谁不知道你的坏心思,说是来看人家,其实还不是想干些龌龊的事情!」 白枝撅着小嘴说道。
 
  「什么龌龊事?我怎么不知道?」关西淫笑着,把白枝的小手往自己面前拉 了拉,用嘴轻轻的含住白枝的手指,一个一个慢慢吸吮着。
 
  都说十指连心,白枝指尖也非常敏感,在关西的舔弄下,一股电流自指尖迅 速传遍了全身。
 
  「没想到你现在变的这么坏。」白枝娇嗔道。
 
  「是吗?我以前是好人吗?」
 
  「你本来就是坏蛋,现在更坏了!你永远都是坏蛋,就知道欺负我。」 
  「那好,坐到我这边来,我让你看看是不是我没有那么坏。」关西把白枝拉 到自己的一侧,两个人并排着坐了下来。由于两人找的座位在餐厅的角落,而且 这个桌子周围有半包的屏风,外面的人一般不会向里面看的。
 
  关西拉过白枝后,又把她拉到里面靠墙的位置,他健壮的身体正好挡住了外 面的视线,从外面看去,也只能看到白枝半个身子。
 
  白枝坐到里面去后,关西一把就搂过她在她的小嘴上亲了起来,并将白枝的 嘴唇吸进嘴里吮着。白枝好长时间没跟关西在一起了,对他疯狂的吻既熟悉又陌 生,在关西强烈的男人气息的吸引下,白枝将手攀上了他的脖子,热烈的回应起 男人的吻。
 
  白枝主动将舌头伸向关西的嘴里,关西也毫不含糊,贪婪的将白枝的香舌吸 进嘴里品味着,关西的手也没有闲住,早就伸从白枝的腰间伸了进去,把乳罩推 了上去,在白枝丰满的乳房上揉着。
 
  白枝已经彻底意乱情迷,任由关西的大手在自己身上游走,终于关西的手从 白枝的裙底伸了进去,隔着白枝的裤袜在挠着她的小穴。
 
  白枝的小穴早已湿的一塌糊涂,不由的将双腿微微分开,方便关西的手在自 己的腿间游走。突然关西用手指压住了白枝阴蒂的部位,不停的揉搓着,白枝忍 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受不了了……停下吧……关西……不要了……」
 
  「不要什么?我看你明明想要啊,看这骚水,都透过内裤跟丝袜,下面都湿 了。」关西边说边加大了手指的力度,白枝受不了,忍不住啊啊叫唤了起来,小 穴里的淫水也越流越多。
 
  「好坏啊……以后……以后……不理你了……啊……轻点……好难受……」 
  关西看到白枝已经动情,一只手仍不停地抚摸着她美妙的身体,另一只手拉 过白枝的小手,放在了自己早已经硬的不行了的鸡巴上。
 
  白枝顺从的用手在关西的鸡巴上抚摸着,虽然隔着裤子,但她仍能感觉到关 西那巨大的一条。
 
  白枝一边轻轻的摸着,一边想到自己上学时被这根粗大的鸡巴干的死去活来, 心中不禁产生了一种失落的感觉,心中不由地想道,「唉,关西这么棒,当时跟 关西做爱的感觉真让人怀念,而现在跟清风做爱,一点感觉没有,鸡巴小不说, 插一小会儿,刚刚有点感觉他就射了,每次弄的我不上不下,如果清风跟关西这 样强就好了,可这世上哪有完美的事情呢?算了,清风对我那么好,我已经对不 起他了,以后加倍补偿他吧。」
 
  白枝在矛盾中,手不由地拉开了关西的裤链,将手伸进去,用手指把他的内 裤勾下来,用手握住那粗大的肉棒,上下撸动着。
 
  经过一番折腾,关西跟白枝已经情欲高涨,两人草草吃了点东西,就直奔关 西住的酒店,回到了关西的房间。
 
  一进门,关西就迫不及待地搂着白枝狂吻起来,白枝也热烈地回应着关西, 两人一边亲吻,一边动手将对方的衣服往下扯着,不一会儿,白枝身上就只剩下 一条小内裤,关西已经全裸了,那粗大的肉棒顶在白枝的小腹上,羞的白枝小脸 通红。
 
  其实关西喜欢白枝,除了白枝美丽性感之外,还有她这种小女人的性格,每 次做爱,关西抱着白枝,疯狂的抽插着,不管做多少次,白枝仍然都是羞羞的表 情,虽然做爱的时候白枝也很主动,但这种羞羞的表情对关西来说是一点也没有 免疫力。
 
  每次看到白枝这种表情,就激起关西的兽欲,他不但不会怜香惜玉,反而会 更加激烈的抽插,直到操的白枝高潮迭起。
 
  而清风就不一样了,看到白枝的这种表情,反而不敢放开去做,温柔的轻轻 抽插,这样一来,本来鸡巴就小,对白枝的刺激就更小了,所以白枝还是喜欢跟 关西做爱的这种感觉,喜欢这种只有性爱,不牵扯感情的交流。
 
  关西的大肉棒一次一次触碰着白枝平滑的小腹,白枝也忍不住用手去抚摸着, 攥到手里上下撸着。
 
  关西的鸡巴变的更加粗大,他粗鲁的把白枝按下,让她跪在地上,把鸡巴送 到了她的嘴边。白枝看着眼前粗大的鸡巴,毫不犹豫的张开口,把鸡巴含了进去。 关西见白枝这么听话,非常高兴,他坏笑着把鸡巴使劲往前一捅,粗大的鸡巴顿 时插进白枝口里大半,触碰到白枝嗓子根部。
 
  白枝没有防备,马上吐出关西的鸡巴,一阵干咳,眼泪都呛了出来,气得她 用手在关西的毛腿上拍了几下。
 
  「坏死了,我不给你舔了。」白枝娇嗔着。
 
  「别啊,我刚才太激动了,没忍住,好小枝,再给我吃吃。」
 
  「别再发坏了,不然不给你吃了。」说完,白枝用手握住关西的鸡巴,把那 粗大的龟头含进嘴里吸吮着。
 
  关西低头看着这么漂亮的同学为自己服务,心里充满了成就感,他拉起白枝, 把她一把抱起来,放到了酒店的床上,一把扯下白枝的内裤,压了过去,用粗大 的鸡巴在白枝粉嫩的小穴上磨着。
 
  白枝本来就已经情欲高涨,被关西这一折腾,更想要了,就不停地扭动着屁 股,想把关西的鸡巴吞进小穴。
 
  关西看到她这个样子,也不再磨蹭,用龟头挤开阴唇,直接把鸡巴一插到底。 随着他的插入,两人都禁不住同时发出「哦」的一声。
 
  关西的鸡巴插进去之后,马上不停地抽插起来,房间里立即充满了啪啪啪肉 体碰撞和噗滋噗滋淫水的声音。
 
  由于白枝已经被关西调戏了一晚,情欲已经到了极点,没插几下,随着「啊」 的一声,白枝的小穴抽搐了起来,迎来了第一次的高潮。
 
  关西只觉得白枝的小穴突然变紧,像一张小嘴一下不停地吸吮着他的龟头, 让他感觉到下体传来了更加美妙的刺激,他也不管白枝,继续加快速度抽插了起 来。
 
  而白枝来了高潮之后,关西的鸡巴非但没有停止,反而加速抽插起来,强烈 的快感源源不断地由小穴传遍了全身。
 
  突然,白枝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但是两个人谁也顾不上去看电话,只是还 在疯狂的抽插着,直到电话响完,两个人还是在继续。但是没想到电话又执着的 响了起来,关西有些懊恼,动作慢了下来,看着白枝,询问白枝要不要接电话。 
  白枝突然想到,自己下午光顾着跟关西做爱了,不知不觉已经快到晚饭时间 了,可能是清风来的电话,于是白枝推开关西,趴在床上去拿床头柜上包里的电 话。
 
  果然是清风,白枝深吸了口气,平稳了一下情绪,接起了电话。
 
  「风,哦,晚上不回去吃饭了,同学聚会的事还有些需要安排。」白枝在电 话中答道。
 
  关西正在郁闷,看到白枝趴在床上撅着屁股接电话,小穴湿漉漉的,还有滴 淫水挂在阴毛上,往下滴着,格外淫荡。
 
  关西再也忍不住,悄悄来到白枝后面,用手扶住白枝的屁股,把粗大的鸡巴 对准白枝的小穴口,噗滋一下,猛地一插到底。
 
  白枝正接着电话,没想到关西突然把鸡巴操进了自己的小穴,啊的一声叫了 出来。
 
  「怎么了小枝?」清风显然听到白枝的叫声,连忙问道。
 
  「腿碰到桌子了,没注意,没事。」
 
  关西看到这种情况,更是暗暗发坏,使劲操起白枝,将白枝的屁股撞的啪啪 响,声音估计都能传进电话里。
 
  清风在电话那头也听出了异样,「什么声音啊?小枝,你那边什么情况啊?」 
  「啊……没……没什么……我正揉……揉腿呢……不跟你说了……」白枝边 喘气边说,用眼睛往后面瞪着关西。
 
  关西可不管那一套,反而加快了速度,操得更起劲了。
 
  白枝连忙把手机拿远一点,用手捂着手机的听筒部位,嘴里忍不住啊啊啊的 叫起床来。
 
  清风在电话里也是喂喂的叫了几声,白枝直起身子,用手推着关西,终于阻 止了他继续抽插,但是他手却没闲着,一手摸着白枝奶子,一手伸到下面摸着她 的阴蒂。
 
  白枝再次把电话放到耳边,「哦,你也不回家吃饭了,好的,吃完饭早回家 ……啊……啊……」
 
  关西在后面再次挺动着鸡巴,摸阴蒂的手快速的拨弄着,让白枝忍不住又叫 了起来。
 
  「怎么了?小枝,你是不是有事情啊?」清风在那边焦急地问。
 
  「没……没事……揉到碰着的地方……格外疼……不说了……我还有事需要 做……拜拜!」说完就急性挂断电话,然后把关西推倒在床上,骑到他身上,用 手拍打着他的胸膛,「让你坏!让你坏!让清风听到怎么办!」
 
  白枝边说边把屁股挪到关西的鸡巴上,往上挺了挺腰,用手伸到下面扶正关 西的鸡巴,一下子坐了上去。
 
  「哦……」由于这个姿势,鸡巴插的更深,白枝忍不住叫了出来,僵在那里 不敢再动。
 
  关西微微一笑,知道白枝很少被自己这么大的鸡巴操,心里自豪感油然而生, 他用手扶着白枝的腰部,帮助她上下运动起来,白枝在关西的带动下,也逐步找 到了合适的力度,适应过来,扭动着屁股套弄着关西的鸡巴。
 
  这种姿势男人省力,但是对女人来说更占主动,因为白枝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样的力度,哪样更舒服,不一会儿,白枝就已经气喘吁吁,香汗淋漓,但是自己 的快感却是成倍增加,她不由自主地边扭动着屁股,边用手揉搓着自己的乳房, 淫荡至极。
 
  女人终归是女人,不一会儿,白枝就已经体力不支,动作慢了下来,关西见 状,就让白枝再次躺到床上,自己从正面将鸡巴再次插进白枝的小穴,毫不保留 的快速抽插起来。
 
  白枝好久没有经历这么激烈的性爱了,她已经抛开了所有的杂念,只是想着 要更加激烈的快感,她紧紧搂住关西的身体,将胸前的乳房紧紧贴着关西的胸膛, 屁股往上抬着,迎接着关西的冲击。
 
  关西也没有让白枝失望,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十七八公分的粗大鸡巴也把 白枝小穴里的淫水不停地往个带,顺着白枝的屁眼流到床上,把床单湿了大片。 
  「啊……啊……受不了……啊……好胀……」白枝被关西操地语无伦次。 
  关西看到白枝这么地骚浪,也是毫不留情地抽插着,次次将鸡巴插到底,白 枝也仿佛是久旱逢甘雨,挺动着屁股配合着关西。
 
  突然,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从两人的交合处传遍了白枝的全身,白枝再也受 不了,强烈地连续性高潮让她全身都不停地抖动起来,白枝的叫床声已经变成了 大声地叫,她再也不管会不会被别人听到,脑中一片空白,只是享受着关西为她 带来的强烈的快感。
 
  关西没有技术性地疯狂抽插,也终于让他受不了,也开始了最后疯狂地冲刺, 经过几百下高频率的活塞运动,关西将鸡巴深深插到小穴的最底部,屁股大腿哆 嗦着,将浓浓的精液一股又一股地射进了白枝的小穴。
 
  白枝的高潮还没有过去,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宫颈被关西的精液喷淋着,一股 热流再次传遍全身。
 
  经过这激烈地一战,两人已经累瘫在床上,喘着粗气,关西地手还不停地抚 摸着白枝的全身,经过高潮的身体异常敏感,特别是关西的手刺激到她的阴蒂, 她都会不由地全身哆嗦起来。
 
  休息了一会儿,两人草草收拾了下,白枝就挎着关西的胳膊,走出房间。 
  清风下午下班后,几个同事就约他一起出去吃饭,清风知道白枝下午陪着她 学长到酒店查看同学会的安排情况,知道晚上多数不回家吃饭了,于是就痛快的 答应了同事们的邀请,但他还是给白枝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好久也没人接起,直到响完铃。清风不甘心,再次拨了一遍电话, 经过好长时间,这次的电话终于被白枝接起来了。
 
  「小枝,你在哪里啊?」清风问道,但是白枝没有回答,反而是啊的叫了一 声,清风连忙问白枝怎么了,白枝告诉他碰到桌子了,清风没有怀疑,他根本没 有想到白枝是被一根粗大的鸡巴插的叫了一声。
 
  但是随后电话里传来了啪啪啪的声音,而白枝说是揉腿,清风心里嘀咕着, 这哪是揉腿,拍腿还差不多。不过看来白枝这次碰的不轻,说话都喘着粗气,而 且电话里说到最后,白枝都在电话里叫了起来。
 
  放下白枝的电话,他就跟同事们一起下班出去吃饭,他想到白枝明天的同学 聚会,也想看看明天的同学聚会安排的如何,于是他提议也到白枝同学聚会的这 个酒店吃饭,顺便看看白枝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清风他们到了酒店之后,却没有看到白枝,可能是她已经走了,酒店宴会厅 早已经安排的妥妥的,他满意地跟同事们一起到酒店二楼包间用餐。
 
  清风走在最后,待同事们进了包间之后,他无意中一扭头,就看到白枝挎着 关西的胳膊,亲密地从楼梯上下来。
 
  为了避免尴尬,清风快步走进包间,隔着玻璃看他们下了楼。
 
  清风跟同事们打了声招呼,说上趟洗手间,就偷偷跟在他们后面。本来白枝 跟关西在一起倒没什么,但是他们这么亲密地走在一起,让清风心里真不是滋味。 
  清风看到他们出了酒店大门,上车一起走了,心里不禁有些恼火。
 
  突然他想到酒店的房间都是自己出面订地,前台服务员他也认识,顿时有了 主意,他到前台说到房间找东西,要了房卡,快步跑到了三楼,找到关西的房间, 刷卡进去了。
 
  一进房间,一股淫靡的味道充满了整个屋子,清风看到大床上的床单已经有 好几个地方湿了一大片,地上还有不少的卫生纸,不用想也能猜出这个屋子里刚 才经历了一场怎样的肉博战。
 
  白枝的同学都是明天到,只有关西今天下午来的,房间也只开了这一间,刚 才关西和白枝亲昵的挽着一起走了出去,估计这战场肯定是他们两个人造成的。 
  清风走到床边,从地上拾起一块纸团,和到鼻子上闻了闻,一股强烈的男性 荷尔蒙味道钻进鼻子,清风的心一下子沉到了底,他确定这是男人精液的味道。 
  看着这混乱的房间,清风想像着刚才两个人在这里的激战,又觉得非常地刺 激,他闭上了眼睛,用鼻子深深吸了吸房间里的味道,身下的鸡巴微微硬了起来, 刺激的感觉逐渐超过了生气的感觉,同时又有点遗憾,懊恼自己没能亲眼看到激 烈的场面。
 
  清风心情异常矛盾,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同事们已经等不及,打电话催 他了。
 
  整个晚上清风心事重重,以至于同事们都看出来了,取笑他是不是想老婆了, 他苦笑着,心里想着,可不是想老婆了,但是想的却是下午在关西房间里,他老 婆是怎么被关西操弄的。由于有心事,酒他也没怎么喝,吃饭也如同嚼蜡,一点 食欲没有。
 
  且说白枝跟关西出去找了一间咖啡厅,点了些咖啡跟点心,边吃边聊着,聊 着聊着就聊到了大学时的事情。
 
  「小枝,当年在学校你跟大伟散了之后,后来又跟咱班里的大鹏谈过一段时 间吧?」
 
  「嗯,你问这个干嘛,我跟他们毕业后就没有任何来往了。」白枝回答。 
  「大鹏毕业后不是都没有人知道他去哪了吗?这件事你听说过的。」
 
  「对啊,当时他还在跟我交往,后来直接没有消息了,也没给我打过电话, 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为这事我还埋怨过他很长时间呢。」白枝提起大鹏,现在 还有点不能释怀。
 
  「其实他出国了,他在国外有个表叔,前几天我碰巧遇到过他,还跟他说起 你的事情。」关西慢慢地说道。
 
  「哦?是吗?那他跟你说当时为什么不辞而别吗?」白枝问关西。
 
  「这事儿与我们两个人有关。」关西一边端着咖啡,一边慢慢地说着,「你 记得你失恋之后很失落,当时我们那次喝了酒之后就在一起了,后来你跟大鹏又 谈恋爱,我们还是会经常在一起。就是毕业后,有一次大鹏来找你,正好那次我 们在你宿舍里做爱,被他在门口听到了,他觉得你背叛了他,正好他表叔也想让 他毕业后出国,他一气之下就谁也没说,直接办了手续出国去了。」
 
  「都怪我,不能管住自己,谈恋爱了还这样。」白枝自责地说道。
 
  「要怪也得怪我啊,我们两个都明白,我们在一起纯粹是为了性爱,但是别 人不理解啊,也不会接受。好在时间挺长了,前几天我遇到大鹏时,我们深入地 谈过,我也跟他道了歉,他到国外后,思想上也开放了,也理解了当时我们之间 产生的这种单纯的性爱关系。」关西看着白枝,握着她的手,继续说道,「所以 我们也不用自责了,而且你也找到爱你的人,以后我们还是好朋友,明天同学聚 会大鹏也会来,到时候我们再好好聊聊吧。」
 
  「这要就好,你这一说我明白了。不过话说回来,就是没有他撞破我们之间 的事情,他也会出国,我们还是会分手的。」
 
  「对,想开了就好。吃饱了,要不我们再回酒店研究研究?」关西看着眼前 性感漂亮的同学,又忍不住想要再次把她弄到床上。
 
  「讨厌死了,成天就想这些事情!」白枝抽出手,往关西手背上拍了一下。 
  「白枝同学,我是说研究明天同学聚会的事情,你想哪去了?」关西故作严 肃地说道。
 
  「讨厌,就知道欺负人,不理你了。」白枝被关西调戏了,也故作生气地站 了起来,往店外走去,关西连忙买了单,追上白枝,搂住白枝的腰,往酒店赶回 去。
 
  回到房间,关西就直接抱起白枝,把白枝扔到了床上,然后扑过去,就像恶 狼一样,粗暴的把白枝的外套扯掉,很快就白枝脱的上身只剩下胸罩,下身只剩 下裤袜和内裤。
 
  「啊!* 奸啦!大色狼要* 奸良家妇女啦!」白枝故意用胳膊捂着胸部,大 声喊。
 
  关西连忙把自己的衣服脱光,晃着硬起来的粗大的鸡巴,一边淫笑着一边向 白枝逼近,「小妞,陪大爷玩玩,大爷的大鸡巴肯定会让你舒服上天!来吧,美 人!」
 
  「不要,放过我吧!大爷,你的鸡巴太大了,我的小穴会被撑破的,小女子 实在不敢啊!」白枝配合着关西,装着害怕的样子,把身子蜷缩起来。
 
  她楚楚动人的模样,反而更加激起关西的占有欲,关西冲上床,使劲扯着白 枝的胸罩,啪!白枝的胸罩生生被扯断,然后关西把破了的胸罩往后一扔,又用 力扯破白枝的裤袜,把白枝剥了个精光。
 
  他扑上去,大嘴直接亲上白枝的胸脯,用力的吸吮起来,白枝白嫩的皮肤哪 受的了他这种蹂躏,很快白白的乳房上就多了几个「草莓」印。
 
  白枝被关西这种略带暴力性地侵占激起了性欲,双手不由搂住关西,把屁股 抬起,主动将小穴往关西地鸡巴上磨去。
 
  关西看白枝这样,也不再磨蹭,用一手扶住鸡巴,对准白枝的小穴一插到底, 并快速地抽插起来。
 
  一上来就如此猛烈地抽插,为白枝带来了强烈地快感,白枝忍不住大声呻吟 起来,「啊……啊……好哥哥……快点……好舒服……快……受不了……啊」 
  关西一边操着白枝,看到白枝淫荡的模样,想到下午跟白枝提起来的事情, 于是就边操边问,「小枝,你跟谁操地爽啊?大鹏操你爽还是大伟爽?是不是我 最厉害?」
 
  「不知道……我不知道……快……好爽……」白枝已经语无伦次。
 
  「快说,不然我不操你了!」关西故意停下屁股。
 
  「不要停……快……我要……你最厉害……你操地爽……」白枝可急坏了, 本来被关西操地正爽,没想到他停下来,白枝忍不住边夸关西边扭动着屁股。 
  「大鹏那小子,浑身都是肌肉疙瘩,他操你不爽吗?」关西继续问。
 
  「爽……也爽……大鹏鸡巴没你的大……但是操地飞快……很快……就能把 我顶上天……啊……啊……快……大鹏……快……啊……使劲……」白枝回想起 大鹏搂住自己狂操地细节,不小心把正在操自己的关西说成了大鹏,关西一听, 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无名火,马上加快了速度,狠劲操起了白枝。
 
  「啊……啊……好深……好胀……啊……受不了了……啊……高潮了……来 了……」白枝被关西的猛烈冲击顶上了天,全身不由抽搐起来。关西也不管她, 继续快速地抽插着。
 
  「还有谁操你爽?清风操你爽吗?快说!」关西又发狠地问着白枝。
 
  「清风不爽……啊……清风小鸡巴……啊……清风不爽……关西哥哥最爽… …」白枝忍不住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关西听到这样的回答才满意了,放慢速度,把白枝翻过身子,让她跪趴在床 上,从后面插了进去,这种姿势插地更深,白枝感觉都快要被关西的鸡巴顶到胃 了,但这样带来的快感也更加强烈,没多会儿,又被关西操出了一次高潮,身子 一软直接趴在了床上。
 
  关西见白枝又到了,跟着白枝趴在她后面,没有放慢速度,继续快速抽插着, 白枝今天直接被关西插迷糊了,快感从小穴一波又一波地传遍全身。
 
  关西一边抽插一边感受着白枝小穴因高潮造成的一阵阵紧缩,也是感觉无比 的舒服,更加卖力的做着活塞运动,随着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快感的累积也越 来越多,最终暴发了出来,关西趴在了白枝身上,精液一股一股地灌入了小穴的 深处。
 
  两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之后,白枝恋恋不舍地准备穿起衣服回家,但是自 己的胸罩已经被扯破,裤袜也抽了丝,气得她把这两件衣服摔在了关西脸上。关 西则是一脸坏笑,称正好给自己留个纪念,白枝又气得过去捶关西的胸膛,两人 在打打闹闹着,最后还关西还是依依不舍地将白枝送出了酒店。
 
  清风晚上回到家之后,见白枝还没有到家,拿起电话想给白枝打过去,刚准 备拨号,就响起了钥匙开锁的声音,白枝打开门疲惫地走进屋里。虽然白枝显得 有些疲惫,但是脸色却是非常的红润,脸上浮现着满足后的红晕,越发显得动人。 
  清风看到白枝这个模样,心里想到下午在宾馆里看到那床单上和地上的卫生 纸,又想到白枝在电话里的异常声音,立即脑补出下午她跟其他男人做爱的样子。 清风有点忍不住,上前从后面搂住了正在换鞋的妻子。
 
  一股比较浓的烟味呛进了鼻子,清风不吸烟,所以对烟的味道比较敏感,他 猜可能这也是下午那个男人留在白枝身上的味道吧。清风更加激动,双手忍不住 攀上了白枝胸前的双峰,隔着衣服揉搓起来,但是白枝丰满的双乳一入手,清风 就觉得不对劲,白枝竟然没穿胸罩!
 
  白枝也没想到清风会突然袭击,身子一紧,说道:「老公,做什么呢,人家 干了一下午活,很累了。」
 
  清风心想,是很累了,干了一下午「活」,当然很累,但他仍是温柔的说, 「小枝,干什么活了?怎么还要亲自干啊,酒店不是有服务员吗。咦?你的罩罩 呢?」
 
  「啊?因为……因为……酒店摆的桌子我没看中,就……就……重新帮他们 ……摆了……,出了一身汗……胸罩太小……勒人……就脱了。」白枝终于想了 个理由,跟清风说,她怎么敢说下午跟关西在酒店操了一次,两人出去喝了点咖 啡聊了会儿,送关西回酒店后,又被关西扒光操了一次,脱她衣服时关西太急太 粗鲁,把胸罩带扯坏了,直接扔了。
 
  清风听她吞吞吐吐,知道不是这么回事,肯定是别的男人给她脱了没穿,清 风想到别的男人操弄自己的妻子,心里一种既酸楚又刺激感觉升了起来,双手不 由地从白枝衣服下摆伸了进去,贴肉的揉搓起白枝饱满的乳房。
 
  白枝被清风搂着,耳边传来清风粗重的声音,再加上清风早已硬起来的鸡巴 顶在自己的屁股上,呼吸也不由加重起来。
 
  虽然白枝从下午到刚才被关西操了两次已经满足,但是自己心爱的人想跟自 己做爱,她也不好拒绝,再说经过清风这一阵抚摸,自己又隐隐约约有了想要的 感觉。
 
  白枝今天穿的仍是职业套装,就是自己的裤袜也被关西给扯破了,所以里面 只有内裤。清风掀起她的裙子,手直接隔着内裤抠挖着她的阴唇。
 
  「怎么这么湿啊?是不是想老公了?」
 
  「讨厌,人家才不想你呢。下午出汗多。」白枝红着脸,用出汗这个理由来 掩饰关西射到自己小穴里的精液。
 
  清风不再说什么,拥着白枝走进卧室床上,几下就把白枝脱的光光的,白枝 就像一只任人处置的羔羊躺在床上。
 
  清风脱光自己,一下子跃到了床上,跟白枝吻了起来,白枝也配合地把自己 的香舌伸到清风的嘴里,让清风细细品味。
 
  清风吻着白枝,一只手把白枝的两个奶子揉搓着,另一只手伸到白枝粘乎乎 的小穴上,时不时用手抠挖着,白枝被清风弄的情欲高涨,身子不停地扭动着。 清风则上用嘴吻着白枝,从嘴巴到脖颈,一直向下来到清风最喜欢亲吻的双乳。 
  突然,清风看到白枝那两个白嫩的奶子上有几个「草莓」,很明显是被人用 嘴巴吸的,由于白枝皮肤很嫩,身上很容易留下痕迹。清风知道这又是关西下午 的杰作,心里不由嫉妒起来,嘴上也逐渐加大了力气,在白枝的乳房上啃了起来, 同时一股浓厚的烟味再次钻到清风的鼻子里,这应该是男人留在白枝乳房上的味 道。
 
  白枝不明白一直很温柔体贴的清风今天怎么突然这样,不过这种粗鲁的动作 让她不由想起下午和晚上关西的动作,关西永远是那么强悍,虽然平时他很关照 自己,但是一到床上,就像是一头饿狼,每次把自己都弄地欲仙欲死。
 
  清风的动作虽然没法跟关西比,但跟以前的改变却是很明显的,不过白枝反 而喜欢这样,觉得被男人粗鲁的侵犯,更能为自己带来更大的快感,但她却怎么 也想不到,清风是因为看到关西在自己乳房上留下的吻痕,才被激起了有点粗鲁 的动作。
 
  清风啃够了白枝的乳房,在她白嫩的乳房上又留下了几个「草莓」,这才满 意,沿着白枝的小腹向下吻去,穿过稀疏的阴毛,清风伸出舌头在白枝小穴周围 轻轻舔着,弄的白枝痒痒的。
 
  白枝突然想到关西在半个多小时前才将精液射进自己的小穴,虽然自己擦过, 但是时间太紧没有洗,怕是里面还会有。没想到刚回家就被清风搞了一次突然袭 击,万一被清风看出异样就麻烦了,于是白枝就用手捧着清风的头,不让他继续 下去。
 
  清风还没有品尝到那美味的鲍鱼,怎么会罢休,他推开白枝的双手,将那一 对粉嫩的小阴唇含进了嘴里,但是清风却觉出了异样,一股男人精子的味道传了 过来,而且自己嘴里也不是原来的味道,有点腥腥的。
 
  他意识到这点,拿开了嘴,观察了一下白枝的小穴,由于白枝已经擦过,自 然看不出什么来,但是这种强烈的味道,却是最熟悉不过了,而且白枝原来粉嫩 的小阴唇已经充血,阴道里嫩肉的颜色也变的有点像西瓜瓤的红色,比原来深了 很多,应该是被男人操弄厉害造成的。
 
  清风突然又看到白枝雪白的大腿根部,又有一块红红的指印,而且隐隐要变 成青色,肯定是男人粗鲁的动作在白枝细腻的皮肤上不上心留下的痕迹。 
  清风心里已经很明白了,白枝今天肯定是被她的学长关西上了,那股酸楚而 又刺激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自己已经硬起的鸡巴不由地更加硬了几分。 
  白枝看到清风停止了动作,心里咯噔一下子,心想完了,是不是被看出什么 来了,但是还没等她多想,清风却又突然将嘴覆盖到自己的整个阴部,疯狂地啃 了起来,不停地吸食着自己流出来的掺杂着关西精液的淫水。
 
  清风屏着呼吸,在白枝的小穴上一阵乱拱,弄了个白枝措手不及,但是随之 强烈的刺激也让白枝忍不住呻吟起来。
 
  「风……啊……啊……不要……受不了……啊……脏……」
 
  「不脏,你的东西我都要。」清风嘴里嘟囔着。
 
  「好老公……不要……受不了……啊……到了……舔豆豆……我要到了…… 来了……啊……到了……」
 
  清风听到白枝的叫床,知道她已经即将崩溃,嘴上不由加大了力度,最后集 中在白枝的阴蒂上又舔又吸,手指还插进白枝的阴道里抠挖着。
 
  白枝再也受不了,被关西操弄的高潮了好几次的身体异常敏感,随着她的一 声长吟,身子一挺,下身不由的哆嗦了起来,小穴里的淫水沽沽地流出,清风用 嘴让白枝高潮了一次。
 
  看到白枝高潮,清风心里特有成就感,用嘴让白枝高潮这可是第一次,他不 再犹豫,起身趴了上去,用手扶着鸡巴,一下子插进了白枝的小穴里。
 
  白枝还没从高潮中回过神,清风已经开始耸动着屁股开始了新一轮的冲击。 
  白枝今天已经被高潮冲晕了头脑,清风开始了抽插,她也往上挺着屁股配合 着,虽然清风的鸡巴只有10多公分,但有总比没有强,虽然不能与关西那粗大 的肉棒比,但是到了这个时候,还是能解解馋的。
 
  清风也感到白枝的小穴格外滑,他也明白可能就是关西射进去的精液起作用, 他一想到这点,不由地加快了抽插速度,噗滋噗滋的声音也随之响了起来。 
  经过清风的抽插,半个小时前射进白枝小穴的精液也被搅成泡沫状,白白的 粘了清风鸡巴上,同时也有很多顺着白枝屁股弄到床上,场面异常淫糜。 
  白枝今天的身体也非常敏感,难得今天清风这么卖力,被清风操了三分多钟 后,白枝感到快感又在集聚,小穴也开始逐渐紧缩。
 
  清风感到白枝的小穴越来越紧,握住自己的鸡巴非常舒服,快感也比以往更 强,但他能力有限,经不住白枝小穴的紧缩,快速抽插了几下后就精关不守,一 泄如柱,将精液喷到白枝的小穴里。
 
  白枝也知道高潮即将来临,突然觉得小穴里的鸡巴跳动了几次,一股热流流 进小穴,她知道清风已经完事,但是即将到达高潮的白枝岂能罢休,也不管清风 已经射精,往上不停地挺着屁股,主动用小穴套弄着射精后还未软化的阴茎,在 她自己的努力下,终于又到了一次高潮,她才浑身一松,抱着清风享受着高潮的 快感。
 
  清风看着身边已经熟睡的白枝,白枝下身已经泥泞不堪,但她却累得顾不上 清洗,就已经睡着了。清风摇了摇头,看看了自己已经缩成一团的小鸡巴,心里 非常郁闷。
 
  「看来小枝真的出轨了,但为什么她回来我没有揭穿她?甚至我连揭穿她的 想法都没有。难道我真的不在乎她跟别的男人做爱?为什么我对她一点也恨不起 来,她明明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扣在了我的头上。难道下午误会她了?但她的胸 罩,小穴里那咱淫靡的味道怎么解释?」清风越想越头大,后来干脆不想了,既 然对白枝没有恨,自己还爱着她,就不去自寻烦恼了,还是睡觉吧,明天还要陪 白枝参加她的同学聚会,他根本没想到,其实他因为自己的性能力差,已经慢慢 产生了淫妻情节。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3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4-25更新.
    Processed in: 0.0312 second(s), 8 queries 1.78 mb Mem On.